吃喝欠债,镇政府欠公众一个交代

近日,媒体曝光安徽三义镇政府公款吃喝欠债17年未还。债主刘梦夫先后向蒙城县及亳州市法院起诉。2011年,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判决书:镇政府需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,偿还欠款21.5248万元及利息。随后,双方却“达成和解”:首次偿还14059元,余款按每年3万元“分期还清”。照此计算,刘梦夫于2019年才能拿到全部欠款。(7月8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
这样的新闻令人错愕:一方面这笔欠款时间跨度长达17年,从双方庭外“和解”的结果来看,这一时间跨度还会继续生长;另一方面欠款金额并不算十分庞大,如果平均下来,17年来每年还一万多一点到现在也应该完全结清了。但如今镇政府还要采用“分期还清”的方式才能还债,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与深思。

坦率地讲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无论从道德法律方面还是政府职能建设方面,都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。问题的关键在于,镇政府为何会公款吃喝欠债17年?应该说,或许除了政府部门外,基本上不会有哪家饭店愿意接受他们的“赊账吃喝”。政府部门能够如此,原因是在社会大众眼里,政府的信用额度最高,有政府公权力与公信力作为依托,政府部门公款吃喝只需要“签单”就可以。但三义镇政府公款吃喝欠债17年共计二十多万元,如此赖账不还,损害的必然是政府公信力。

其实,当地镇政府吃喝欠债17年,其中的原因除了权力本身的傲慢、忽视公民合法财产收益之外,更加现实的原因或许正是镇政府公款吃喝的消耗超出了财政预算,没有多余的钱用来支付这笔超支的吃喝款,因而只能一年拖一年,最终债务像滚雪球一般滚了十七年,滚成了二十多万。此外,据报道,由于镇政府的各种支出由县财政统筹,镇政府没有独立的银行账户,因而银行没法对其进行强制还款。一面是没有多少钱,一面却又放不下口舌之欲,于是“打白条”成了习惯。

诚如有人所言,政府吃喝“打白条”的本质是腐败。既如此,就涉及到一个极为迫切的问题:如何管理公款吃喝?在财政预算当中,公款接待、接待标准应有明确的界定,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需要严格的标准。更重要的是,将这些标准执行到位,这不仅需要政府部门加强自我管控的能力,更需要建立一套严格的监管体系。譬如,公开财政、明细账目等。事实上,“公款吃喝”所花的钱不在少数。但同时,吃喝所占公款一直以来又是一笔糊涂账,具体花费多少没有明细的账目。如此一来,一方面造成大量浪费,另一方面也给了某些公职人员“餐桌腐败”的机会。

如今,关于三义镇公款吃喝欠款的诉讼,法院的判决已下,而双方却又在庭外“达成和解”,究竟是依哪种形式还款,尚不得知,这是他们双方考虑的事。但对三义镇政府来讲,不仅需要向债主还款,更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,交代清楚每年当地的公款吃喝情况、吃喝标准、吃喝原因,交代清楚为何会出现公款吃喝欠债不还的情况。须知,政府部门公款吃喝,最终买单的是纳税人。